News

冯冰伊:后童话的注解式影像

2014年6月22日下午,红砖美术馆开馆展“太平广记”的又一场艺术家讲座(Artist Talk) “后童话——再见,米斯瑞”在多功能厅举行。作为本次展览参展艺术家中最年轻的一个,冯冰伊讲述了自己的艺术理念与创作过程,并回答策展人张健伶和现场听众的相关提问。

制造一个“后童话”的工序

 

当我们把“后”加入到某个现有名词前面时,例如“后印象派”,“后现代主义”等,常常被对立性地理解为“反”。冯冰伊认为“后”多半带有一些不确定性和新鲜感,因此“将其解释为一个代表延续和逆反的词根比较好。”“后童话”虽然以童话作为脚本进行创作,但实际的面貌和意义却完全改变了。它并非像字面上理解的那样尖锐,而是代表了一种延续,它不涉及对比,而是当下发生。

文本与图像的互构

 

冯冰伊的近作包括:《退浪》、《但它是漂浮的》、《关于赫尔迦以及其他》。在她这些多幕影像装置作品中,除了碎片化的叙事场景之外,还同步加入了一些文本的呈现,在这种叙事性的表达里试图寻找诗性的自我空间,这也被她本人称之为“注解式的影像”。而拥有同样叙事内容的文本和图像,经由人脑解析之后带给人的感受却是相差甚远的。冯冰伊试图在文本和图像的结合中加入更多的故事性和可能性。

《再见,米斯瑞》的解读

 

此次冯冰伊参展“太平广记”的新作是一件四屏影像装置作品《再见,米斯瑞》。它的蓝本取自《太平广记》卷第六十三,女仙八,《玉女》。拍摄中有带着巴洛克和后朋克风格的内景,以及雪地里碎片化叙事内容的外景。当谈到对于《太平广记》的看法时,冯冰伊认为《太平广记》无关“太平”,这是一个很大的主题,然而每个人在其中的空间却很小,很私密。她的作品也是这样,并不涉及难以把握的宏大空洞的主旨,而是非常个人化的尝试,是她对于逻辑事物的个性化的改写和重组。

对伪思考的拆解和反叛


冯冰伊还提出了“如何有效地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愚蠢的人”的伪命题,她认为自然地展现自身的艺术创作,强势地展现自己的艺术思考,这在姿态上就给了观众一种“不愚蠢”的面貌,然而观众自身的片面解读或断章取义也被艺术家所容纳和妥协。“试图证明自己不愚蠢”本身就是一件“愚蠢”之事,而大多数的当代艺术家常常陷入这种尴尬场面,面临虚实困境。《再见,米斯瑞》中“米斯瑞”有“困境”之意,这种个性化的“告别困境”正是冯冰伊对于伪思考的一种拆解和反叛。


演讲中冯冰伊还提到她正在创作的新作《The book of notes》(注解之书),其中将用文本和图像的双重方式展现她的艺术观念和个性思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