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

艺术家报告:直面在田野与社会性空间的艺术

 在田野与社会性空间的艺术

10月28日下午2点,红砖讲堂推出的艺术家报告——“在田野与社会性空间的艺术”于红砖美术馆多功能厅展开。这次报告依托黄孙权的个展“无地之爱”,并结合了他近年来的众多社会艺术实践,论坛邀请到陈界仁、李巨川和王家浩三位嘉宾与黄孙权展开讨论。

“地方叙事与社会性空间”项目是由黄孙权发起的一项社会艺术实践计划,以工作坊、论坛的方式来进行,展览“无地之爱”正是这次计划的出发点。对此,黄孙权提到“希望艺术家可以真诚地报告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、什么方案,而不只是抽象的理论”。

 

 艺术生产的改变

黄孙权在报告中提到,随着当代艺术的不断发展,不同艺术门类间的界限似乎越来越模糊,以往的“fine art”逐渐转变为“art of fine”,不论当代艺术发展趋势如何,但有一个问题总横亘在我们面前,那就是“当代艺术没有敌人”。艺术史上每个时期都有明确的“敌人”,艺术家针对“敌人”进行各种各样的艺术创作,而当代艺术却没有“敌人”,当艺术家找不到新的题材以供创作时,只能去消费乡村、田野、第三世界,或者把艺术变为政治基地,关怀弱势以表明态度。然而这些艺术家只是将田野作为自己作品中再现的课题,尽管操作方法十分动人,但展览结束后却什么都不会改变。黄孙权对此提出了问题,“他者变成我投射的对象,关心他者在我的作品里边的投射。这个过程有没有要求艺术家改变?”

 

沿着这样的思路,黄孙权继续提出问题,艺术家为什么有权利做田野?他给出的解释是,因为进入田野其实是在回答田野给艺术家提出的问题,田野工作可以产生无法以原来立场解释的新知识与美学关系。在田野工作中,行动者改变了对自己的认识,也可以帮助田野者。介入田野的原因是“协同行动者从他们的处境中脱离出来”,创造社会性运动,把少数人的价值变为主流的文化价值,把个人主体转向历史主体。

 

社会性艺术实践

报告中黄孙权为我们列举了几项他发起的社会性运动案例。首先就是在这次展览中展出的1998年完成的《我们家在康乐里》,此外还有2007年发生在台湾宝藏岩的 “艺术进入社区”运动,反映外境新娘处境、外来劳工生活的纪录片——《跨国候鸟在台湾》,同样反映外来劳工处境并在本次展览中展出的作品——《A Day》,还有本次展览中展出的《复岛》系列等。

这些实践运动都在反映人与其属地的关系,这些运动指向了同一个重点,即从地方之爱出发,抛弃地方束缚,离开属地主义感情,认识差异,与他者交换视野与位置,寻得与整个世界的交流。

黄孙权
陈界仁
王家浩
李巨川

 关于艺术家身份问题的讨论

特别值得注意的是,黄孙权在否认自己艺术家的身份以及展品的作品属性的同时,着重强调作品背后的方法与过程才是展示的重点;他坦言更习惯做一名活动者而非突出建筑师身份。针对这样的态度陈界仁则认为黄孙权“仍旧是某种建筑师,但不是传统意义的建筑师”,因为他反映了普遍性的东西,把每个人感性背后的脉络展开,改变我们精神构造里习以为常的固有思路,并通过展览平面化、空间化这种思路,是一种精神解构和建构的过程。